本來説好的給單身了20多年的大河馬大河找對象,3歲的小河馬青仔卻“ 半路殺出 ”,天天給嘟嘟獻殷勤,而嘟嘟也很吃這套。在飼養員看來,雖然不能説青仔俘獲嘟嘟的“ 芳心 ”,但這種兩小無猜的感情,大河的地位有點懸。

  嘟嘟來哈爾濱半個月了,看不出它有什麼愁事,不想遠方的父母和家嗎?北方森林動物園河馬館飼養員楊秀娟覺得母河馬嘟嘟心特大,比青仔來動物園後的適應能力強多了。楊秀娟説,青仔到動物園,無論她如何呼喚,都躲在遠處的角落,用了近 1 月時間才熟悉飼養員,而適應整個河馬館的環境,青仔用了半年。

  而嘟嘟天生“ 自來熟 ”,楊秀娟有時拿着蘋果並不喂嘟嘟,但嘟嘟看見了便游到池邊,張着大嘴等着。楊秀娟説,嘟嘟來到園後飯量沒少漲。在成都時一日三餐才吃掉10多斤的蔬菜、草、水果,而現在它一天要吃掉20斤,每天的表現也很歡實。

青仔(左)和嘟嘟(右)共進午餐青仔(左)和嘟嘟(右)共進午餐

  動物園引進母河馬的初衷是為了給20多歲的“ 大河 ”找個伴,也好給河馬館傳續香火。但 4 歲的嘟嘟還得2、3年後才能到生育年齡,現在的時間處於溝通感情期,已經成年的大河其實並不具備“ 優勢 ”。

  河馬館裏有三個配泳池的 “ 單間 ”,正好留給它們仨。最初的佈局是,青仔住在中間,嘟嘟、大河住兩邊。兩隻公河馬很不對付,尤其是大河,只要在籠門看到青仔,它都會哼哼地叫兩聲。還處於幼兒期的青仔,每逢大河一叫,它都會飛快地跑進泳池躲進水裏,只露出兩個眼睛。

  為了“ 緩和 ”局面,最近嘟嘟住在了大河、青仔中間的“ 單間 ”裏。換房後,大河總是隔着籠門默默地看着嘟嘟,不再那麼兇巴巴地叫。而青仔總是把頭伸進籠門的柵欄間,小聲地哼哼,似乎在叫嘟嘟。

  從嘟嘟到動物園之初,青仔的表現一直很主動。嘟嘟運抵動物園河馬館是後半夜,館舍沒有燈,青仔就在籠門旁和嘟嘟不斷地嗅,有時小聲哼哼,就像老友重逢。青仔走在前面,像領路一樣,引嘟嘟下水。嘟嘟不熟悉環境,有點 “ 路痴 ”,都是青仔在前面帶路。

  兩隻小河馬體型差不多,青仔又很熱情,楊秀娟並不願意拆開這對“ 玩伴 ”。除了晚上睡覺,青仔和嘟嘟整天都在一起,室外午睡時,趴在一起時,青仔也甘願當嘟嘟的枕頭。楊秀娟説,青仔原來很 “ 神經質 ”,在館裏什麼都怕,但現在嘟嘟來了後,青仔變得勇敢而開朗。雖不能斷定青仔和嘟嘟成年後一定會在一起,但就現在的局勢看,想讓嘟嘟給大河當“ 媳婦 ”,有點難。